2010年12月,世界經合組織公佈PISA 2009測評結果,上海全球排名第一。《紐約時報》等西方主流媒體紛紛討論上海的教育。
  2013年6月,由美國“全國教育與經濟研究中心”主席Marc S. Tucker主編的《超越上海:美國應該如何建設世界頂尖的教育系統》一書出版。此書分析研究了中國上海、芬蘭、日本、新加坡、加拿大等五個被認為是教育最成功的國家和地區的成功經驗。
  該書問世後,在上海教育界引起反響,不少教育界人士都閱讀過此書。今年8月,虹口區教育局局長常生龍還專門在博客上寫了讀後感《美國教育學習上海?》和《“超越上海”告訴我們什麼》。他認為,書中提到的芬蘭、日本等國的教育經驗都值得學習和思考。
  近日,早報記者分別採訪了《超越上海》中提到的芬蘭、日本及被認為“教育最發達國家”美國的部分教育界人士及學生,試著探討這些國家的基礎教育經驗。
  早報記者 沈靚 鄒娟
  實習生 鄧亦彤
  上海學生曾於2009年在全球PISA(國際學生評估項目)測試中位列第一,此前的2000年、2003年和2006年三次PISA測試中,北歐的芬蘭始終占據頭把交椅。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最近的大部分調查都顯示,芬蘭學生間的水平差距是世界上最小的。
  無統一考試無排名
  曾擔任芬蘭全國教育委員會顧問的教育專家伊娃·彭蒂萊說,芬蘭中小學沒有排名、檢查,義務教育階段,各校在課程設計上有很大自主權。
  伊娃·彭蒂萊透露,芬蘭學生7歲才上學,此前,父母可以選擇將他們送入日托中心接受學前教育,最多的活動是游戲、體育和戶外活動。如有必要,經過入學程度評估後,兒童可以提前或延遲一年上學。除了芬蘭語和瑞典語(芬蘭的第二官方語言),孩子們通常還會在9歲開始學習第三語言(英語是最受歡迎的一種)。
  中學階段,除了高三學期末有一次大考以外,芬蘭沒有強制執行的標準化考試。所以,學生、學校抑或地區之間自然沒有排名,不進行對比,不搞競賽。
  赫爾辛基市羅素高中有著超過100年的歷史,是芬蘭首屈一指的名校。校長阿裡·霍維恩介紹,從1994年起,該校在芬蘭率先開始試點取消年級編製,學生按學科和不同學段自主選課。學校共開設300餘門課程。其中,必修課僅占30%。在每個模塊,學生都可以選擇課程和任課教師;甚至可以選擇就讀年限,2年至4年完成學業皆可,“幾乎沒有學生有完全一樣的課表”。
  教師都有碩士學位
  上海教育部門已連續組織一線教師以及教研人員赴芬蘭取經。上海市教育科學院相關負責人說,芬蘭教育的成功,很大程度在於改革者的決心。
  芬蘭的學校均由政府機構運營,師資來自國家到地方的官方公派。
  芬蘭中小學經過40餘年的改革。至上世紀60年代,芬蘭還在努力擺脫蘇聯影響的鉗制。1963年,芬蘭議會決定將公共教育設為經濟複蘇的關鍵點,這個理念就是每個孩子都能上非常好的公立學校。
  此後,公立學校被編入7到16歲學生的綜合學校或小學形成的單一系統。
  早在1979年,芬蘭國家教育委員會就明確表示:教師屬於研究型人才,必須具備碩士或碩士以上學歷。在芬蘭,報考師範院校比報考普通大學難度大得多,錄取率僅1/10。
  上世紀80年代中期,政策的控制權移交到了鎮一級的議會;全國課程設置簡化為寬泛的指導方針。全國一到九年級的數學教學目標減少到精簡的10頁。所有孩子不分類別,都在同樣的教室上課,同時還有大量教師專門提供幫助,不讓一個孩子落在後面。據不完全統計,芬蘭兒童中,將近30%曾在入校最初九年內得到過各種形式的特殊幫助。
  教師可選擇授課方式
  Kaisa Tikka女士是 Olari 中學的校長。該中學坐落於芬蘭的首都赫爾辛基,數學及自然科學最為優秀。她向早報介紹,在芬蘭,教師能自由選擇如何授課。在初高中階段,按照芬蘭教學計劃的規定,學生必須完成51門課程。其中24門以上的課程學生可以自由選擇。學生都擁有個人課程表。
  學生在高中時期,只要修完75門課程即可,近90%的學生只用2.5年就可畢業。只有少數學生僅用2年就可以完成他們的研究,剩下的一小部分大概占到9%需要3年以上。這些學生有以下幾種不同的原因,一部分在學習上存在問題,他們需要更長的時間和更多的幫助;還有一部分是因為家庭貧困,因此需要半工半讀,時間也會延長;或者有些學生因為生病等等,“我們希望每一位學生都能夠順利畢業,因此如果需要,我們會給他們更多的時間完成學業。甚至有些學生需要修完100門以上的課程,所以時間也會更長些。” Kaisa Tikka女士說。
  對於初高中教育最著重培養學生哪方面的素質,Kaisa Tikka女士回答,最主要的是讓學生學習。
  Kati Howard女士認為,芬蘭初高中教育的最大特點,首先在於受過高等教育的教師被尊稱為專業人士,因此,他們更能夠獨立地進行決策,並且有更廣泛的自由來決定如何教授自己的課程,如何設計自己的教學計劃。
  “芬蘭在PISA測試上的成功不能歸結於某一個原因,而是許多因素的結合:高等教育背景的老師,芬蘭註重教育的氛圍,無壓力的初級教育制度,不分等級的公平教育及社會經濟層面人口的差異化。” Kati Howard女士說。
  (原標題:芬蘭基礎教育樣本:最優秀才 能讀師範 不讓一個孩子落後)
創作者介紹

地板打蠟

nd51nddtm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